您的位置:首页 > 上海市自愿戒毒中心
上海市自愿戒毒中心

毒品知识--世界毒品的形势分析

发布日期:2014-01-10

一、 全球毒品的非法生产和非法贩运

主要位于阿富汗境内的“金新月”地区的非法尽可能片产量在90年代期间从原来的世界第二位跃居第一位,2000年的非法阿片产量达到3284吨,占全球非法产量的70。0%。“金三角”地区非法生产的阿片数量已从第一位退居第二位,2000年的非法阿片产量为1260吨(缅甸1087吨,老挝167吨,泰国6吨),占全球产量的26。9%。

可卡因类毒品的非法生产基地主要在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和秘鲁三国,古柯叶(干燥)的非法产量在90年代中略有下降,年产量波动在285158吨与358664吨之间,平均每年减少4%。非可卡因的年产量波动在769吨与950吨之间,十年中平均每年增加5%,但90年代后5年的产量年均增加率(+7%)高于90年代前5年的增加率。

90年代后半期各类毒品的全球缉获量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依增长幅度大小排列如下(括弧内数字为年增加率):致幻剂(+239%),兴奋剂(+156%),吗啡(+93%)海洛因(+34%),大麻(+13%)可卡因(+7%),抑制剂(+1%)。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的海洛因+海洛因的缉获量在整个90年代期间一直排列在世界前四位以内,并且占东亚和东南亚地区很大的份额(约占3/4到4/5),这意味着“金三角”地区非法生产的海洛因和吗啡大部分经我国贩运。此外,2000年我国缉获苯丙胺类兴奋剂(不包括“摇头丸”)20900公斤,在全球排名第一,该年全球缉获量总的半数以上的兴奋剂(55。4%)在我国境内缉获,意味着正在肆虐全球的以冰毒为代表的兴奋剂构成对我国的严重威胁。

二、 全球毒品滥用状况

据联合国国际禁毒署(UNDCP)报告,1998~2001年期间全球毒品滥用者人数估计有1。85亿人,占世界人口的3。1%占15岁以上人口的4。3%,其中,大麻、苯丙胺类兴奋剂、可卡因和阿片类的滥用人数依次为1。474亿、4040万、1340万和1290万(其中包括海洛因滥用者920万人)。我国政府也陆续公布我国各年毒品滥用者的登记数字,从1990年的7万人增至2002年的100万人,十一年中增加了近13倍。俄罗斯在1995年公布登记的吸毒者数字为15。6万人,2002年7月上升至49。6万人,增加了2。2倍,当局估计俄罗斯的吸毒人数在300万至400万人之间。

全球毒品滥用者的人口学特征为,男性占多数,亚洲(90%),独联体(80%),拉丁美洲(70%~80%),发达国家(60%)。年龄以12~25岁年龄段的比例最高。失业者所占的比例最高,如俄罗斯(75%),中国(51。3%)。

被滥用的毒品当中,滥用大麻的人群面最广,在世界五大洲都普遍存在大麻滥用现象,有的洲如非洲、北美、西亚和欧洲,大麻是最常滥用的毒品。美国官方的研究发现,青少年如在不满15岁时首次吸大麻,会导致他们在26岁以后有更大的危险依赖和滥用毒品,此外,15岁以前即首次滥用大麻的人,与在21岁以上才开始滥用大麻的人相比,前者在成年后依赖海洛因和可卡因的可能性比后者大五倍。

阿片类毒品的主要代表海洛因的滥用现象有增无减,亚洲是非法阿片与海洛因的主要产地,也是五大洲中滥用海洛因最严重的洲,比较集中分布在东南亚、南亚等地区,值得注意的是位于中亚地区的独联体国家(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及东欧国家,自90年代之后,毒品问题尤其是海洛因非法贩运和滥用问题日趋严重。

可卡因滥用问题比较集中在美洲,其次为欧洲和大洋洲,80年代起肆虐美国的可卡因滥用问题经多方努力虽然在近几年呈稳定下降趋势,但2001年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可卡因滥用者人数略有回升。黑西哥的可卡因滥用人数在过去十年中大幅增长,中学生的滥用发生率从1%上升到5。2%。

甲基苯丙胺又称“冰毒”(“ice”)是被广泛滥用的苯丙胺类兴奋剂(ATS)中的主要代表,此类兴奋剂在全球的滥用人数已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大麻而超过可卡因和海洛因。“冰毒”由于其作用特征特别能迎合在社会生活高节奏状况下当代年轻人的需求,它的化学前体物质(麻黄碱)容易获得,化学合成工艺又简单易行,加上流传的对此类毒品的错误认识(例如美国社会上有不少青年误认为甲基苯丙胺是“可卡因的安全替代品”),种种因素造成它当前在全球被广泛滥用的局势。2000年与1999年相比,美国十大城市的甲基苯丙胺中毒急诊例数均普遍增加,总计上升33。3%。近年与“冰毒”有关的死亡人数由51例(1998年)—105例(2000年)—118例(2001年头九个月),三年中增加了1。3倍。“摇头丸”(ecstasy),其化学名为亚甲二氧基甲基本丙胺(MDMA)是近年崛起的全球广泛滥用的毒品,它属于致幻性苯丙胺类兴奋剂。近年有人起了一个叫“俱乐部毒品”(club drug)的名称将以下五种物质归入此类,它们是:“摇头丸”、r-羟基丁酸、r-丁内酯(为r-羟基丁酸的前体物质)、氯胺酮和氟硝西泮、它们对健康产生负面后果以及在过去五年中公共场所滥用它们的年轻人明显增加引起人们对社会安全的关切。有一调查结果表明,美国第十二年级中学生1998年在过去一年有3。6%用过“摇头丸”,2001年此比例增至9。2%,1997年青年对“摇头丸”的可接受率为39%,2000年增至61。5%,通过2000年的家庭调查发现,从1995到2000年,美国12~17岁青少年在一生中用过“摇头丸”的人增加了130%,达到615000人,18~25岁青年在一生中用过“摇头丸”的人增加了318%,达到4014000人。

三、 毒品问题的严重后果

(一)损害国民经济 毒品问题给国民经济带来重大损失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它使吸毒者的劳动能力下降甚至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原本年轻力壮又奋发向上的人在长期的滥用毒品过程中得了一种脑病,这种脑病的特征是吸毒者对毒品产生强烈渴求并出现无止境地寻觅与滥用毒品行为,他们丧失了事业心和劳动能力,不再为人类社会创造财富,造成总体上社会的生产力下降。另外,国家为解决毒品问题要花费一大笔开支。例如,美国官方从生产力下降的经济损失、卫生开支、治安开支三个方面对90年代毒品问题给美国带来的经济损失作出如下估计:1992年美国在毒品问题的总花费(包括生产力下降造成的经济损失)总计1,021亿美元,以后开支逐年增加,到2000年达到1,607亿美元,增加了57.4%,从1992年至2000年,9年中总共损失11,837亿美元,其中生产力下降的总损失共计8,186美元,在三项损失中占的比例最大(69.1%),卫生和治安方面的总开支分别为1,097和2,554亿美元,分别占经济损失的9.3%与21.6%。

当前在国际上存在着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非法药物生产在一些有条件种植罂粟或古柯灌木的经济不发达国家或地区会给社会带来经济利益,对此,INCB在其2002年度报告中专门作了分析,指出从非法植物中获得巨大利润(占总额的99%)的是少数人,即那些非法药物交易的组织者而不是种植者(只获得占总额1%的利润)。并且,非法种植罂粟或古柯灌木的国家所得到的短期经济收益显非但不能推动、反而会阻碍本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INCB在2002年度报告中归纳出毒品非法活动所得的非法利润会从以下6个方面影响国民经济的稳定:(1)妨碍国家采取宏观经济管理决策的有效实施,加剧通货膨胀;(2)非法利润的流入造成汇率比例过高,减缩了正常出口;(3)大量非法利润以合法投资形式(实际上是一种“洗钱”方式)组成所谓“正当”的商业通过不公平竞争排挤正当的商业企业:(4)贩毒集团的消费方式通常是挥霍消费,所消费的物品多为价格高昂的进口货,这样会打破贸易平衡,造成总的利率提高,因而减少了投资:(5)毒品非法利润的投资通常集中于非法生产性部门,特别是娱乐部门,其目标是为了短期效益或为了“洗钱”,对生产没有帮助;(6)使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更形恶化。

(二)破坏社会安定 毒品问题给社会安定带来不良后果:

1、 犯罪率上升。例如,在哥伦比亚,1973--1975年期间与非法毒品贸易有关的凶杀人数为17人(每10万人,以下同此),1988年为63人,1992年为80人。除凶杀外,与非法毒品贸易有关的犯罪还包括为贪财而犯罪、帮派之间的殴斗、在公共场所的暴力行为、勒索和绑架等等。这些暴力活动给人们带来恐怖情绪,给正常生活造成很大威胁,严重影响个人自由。

2、 官场腐败。大量非法资金的存在是使腐败得以泛滥成灾的重要因素之一。

3、 毒品在本国非法生产而向国外贩运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国内对该毒品的滥用加剧,非法毒品生产国与过境国势必成为毒品广泛滥用的国家,这是必然规律。例如,80年代玻利维亚和秘鲁增加古柯灌木的种植带来“巴苏克”(一种得自古柯植物的含可卡因粗制品)的滥用剧增,随后该国可卡因的滥用也急剧上升。哥伦比亚的可卡因滥用在90年代后期的上升与该国增加古柯灌木非法种植的时期同步发生。墨西哥和加勒比国家近年可卡因的滥用增加以及伊朗、中亚和东欧国家滥用海洛因现象加剧都是相关毒品的大量过境贩运所造成。

4、 毒品非法活动对正常社会原已建立的正常秩序具有很大破坏性。例如,贩毒能迅速获利对年轻人的诱惑(尤其是经济不发达的穷国)造成大量年轻人辍学令人十分担忧,它将使整整一代人失去受教育机会,得不到教育的社会是不可能往前发展的。同样,家庭、社区原有的正常结构都会受到毒品非法活动的冲击而遭到程度不等的破坏,动摇了社会的根基。(三)损害人类健康 滥用毒品不单只是损害滥用者本人的健康,还会给社会带来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吸毒者的身心因长期滥用毒品而受到严重摧残,体质全面下降,寿命缩短,原有的正常思维、道德观念和日常正常行为被严重扭曲,被摒弃于社会正常生活之外,兴奋剂类毒品在发挥药效期间出现暴力行为(疯狂举动、打架斗殴、强暴妇女、人身伤害),对毒品的渴求驱使滥用者使用使用大剂量毒品造成过量中毒甚至致死,或产生严重的毒性症状(例如苯丙胺类兴奋剂引起严重的心血管系统症状,海洛因引起呼吸抑制)。并发各种感染(艾滋病、乙型肝炎、丙型肝炎、细菌性败血病、结核病、性病、局部感染)是滥用毒品(尤其是静脉注射毒品)最常见的并发症,其中艾滋病是最严重的并发症,由于艾滋病在目前无法治愈,在人群中的传播速度快、面广,已构成对人类健康的极大威胁。目前已确定静脉注射毒品是迅速传播艾滋病的关键性因素,因此,在HIV/AIDS群体中用注射方式滥用毒品者(IDU)所占比例就成为判断艾滋病发展势头的一个重要指标。我国自1992年起多次在较大范围进行HIV抽样检测和查验HIV/AIDS患者中IDU所占比例,结果均表明此比例在53.3%与75.2%之间,属于比例高的国家。俄罗斯的比例也比较高(61%,2000年),美国为31%(2000年)。美国在1998年用于防治艾滋病的费用达33.77亿美元,占同年毒品滥用有关医疗费用128.62亿美元的26.3%。



上一篇:毒品知识--如何面对吸毒者
下一篇:毒品知识--新型毒品的常识及防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