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指南| 医院主页| 文化建设|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

发布日期:2019-11-21 浏览: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

  

  一夜未眠,万千往事都到眼前。

  

  因为就在昨天,一位老同事突然走了,留下一张照片在同事间刷屏:黑色外套还搭在他的转椅背上,但他永远走了,心梗突发再也不能回来。

  

  没法不悲痛,毕竟他还远没到退休的年龄,毕竟我们还有过很多的共同经历,共同当新华社的驻外记者,当编辑,写特稿,互相毫不留情的讥讽……

  

  但徐勇,真不是一个普通的新华社记者。

  

  看到很多年轻同事的追忆,追忆徐勇改稿时的严厉,甚至经常性被他骂哭。

  

  但骂人是有资历的。他一直在写作,当记者时写,当编辑时也写,当国际新闻专特稿负责人时,也还在写。

  

  以前,还多少有几十块钱稿费;后来再没有稿费了,他也写。

  

  在新华社在中央媒体中,一直这样在第一线写作的记者或编辑,应该也不少;但像他这样拼、这样资历还写一些小稿件的人,真的不多。

  

  这一点,我很敬佩他。

  

  我开始写国际特稿时,相对时间较早,反正比他要写得更多一些。一天写个1000字,是家常便饭。他是编辑,更多是约稿,约我们写稿,看你写得好,会偶尔夸几句,更多时候是骂人,中文夹杂着英文,骂这个编辑写得实在太差,骂那个头头怎么总还有低级文字错误。

  

  哪个人前不说人,哪个背后没人说。这也是当时的切身感受。

  

  新华社报道有新华社报道的体例,但新华社国际特稿也有新华社国际特稿的风格,后者因为长期是徐勇在主管,很多是深深打上徐勇烙印的。

  

  比如:

  

  短句,能短则短。

  

  少用形容词,多用直接引语。

  

  穿插使用背景,避免长篇累牍。

  

  这样的风格,锻炼了很多新华社的年轻人。他们写的国际新闻,普遍洗练,干净,一目了然。

  

  很大程度上,这不就是现在的新媒体风格吗?

  

  所以说,新华社做新媒体,其实是有基因的。

  

  但徐勇很固执,一些年轻同事就回忆,他改稿很严厉,“的地得不要留,形容词要删掉”。你不听从,往往要接受他一顿训斥。

  

  20年前,围绕着特稿文章风格,我记得和他争吵过很多次。最后谁也说不服谁,自诩文章很好的他,气得哼哼唧唧。年轻的我还补刀:我真不佩服你的文章,但我佩服你长期默默资助贫困的学生……

  

  这件事,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但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资助了几个西部的小女孩,一年给他们补贴多少多少。


上一篇:团结,奉献,勤奋,创新 ——2019年度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先进表彰大会隆重举行
下一篇:“卓越申城,健康先行”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市民开放日”之闵行院区